S-mauel

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

年少有为

好感度都是自己作没了的吧

我没想变成这样的

你一定后悔认识我了吧

对不起


如果我年少有为不自卑


我有一个玩得很好的朋友是凯源粉

是凯的毒唯,特别讨厌千

她也知道我饭凯千

如何和她聊到偶像不会撕逼?

好难

永远在想你给过我什么

我又在你那里得到过什么

可是

事到如今

事已至此

把你忘了,也挺好的

无疾而终的暗恋

不痛不痒

只是强颜欢笑很难堪

永远+1

如果我们能到达很远的将来,再回到现在,那么,再知道未来结局的你,是否仍愿意经历你所经历的到现在为止的一切?

穿堂风2

把存稿都发了……

Chapter 2

        很多人来了又走,都不足挂齿。——《还想听你的故事》

        罗琎这个人有个习惯:趁天刚明之际,起一个大早去晨跑,这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来着?那好像是多年前的事,那时还是:一个彩虹,两个人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月亮还未彻底散去,天色还朦胧一片。罗琎抚着上额从床上缓缓坐起,意识还算清醒——宿醉。罗琎察觉到了昨晚陪客户时又喝多了。
 

       “还好昨晚有个好心人,我还说了些胡话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你醒了,小琎。”

        抬眼间发现一位身型极正,五官立体,样貌堪比模特,上半身赤肩,运动短裤也松垮的系在腰间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子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没戴眼镜,眼前略微有些朦胧。疑虑之际,眼前男子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   “真叫人心寒呢,你竟然把我忘了。”男子伤感的口气中透着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 落进打量着来到自己面前的男子,身体微微一怔。男人将细小的颤动尽收眼底。嘴角的笑容跨下去了些——她,怕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……冠霖?……赖冠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不可置信的语气,令面前的男子微微皱着眉头,嘴角的笑容深了些,又深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最近如何?这几年来怎样?你和她的关系还好吗?……诸如此类的问题无一不萦绕在罗琎的心头,但她知道,她不能问,也不该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 否则这五年来她拼命所隐藏的东西,这一千八百多个日夜的努力,便彻底付之东流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国外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千言万语的问候与关心,日夜不重的挂念与心思都融于这短短五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,赖冠霖怎会知道她心中所想,当年,所有人都知道的事,唯独他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不能期待。罗琎只知道这点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挺好的,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子的嘴角下弯了些,回归了浅笑。

        是啊,他都说他挺好的,那就是挺好的。罗琎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一件事情中,有时不用争得那么明白,有人愿当傻子,那就一起装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男子坐在床边上的躺椅上,轻合上双眼,无尽的沉默。

穿堂风1

开始的文风是虐的哦~

每篇都很短

不要上升呐!!!!

Chapter 1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微博上流行一段话——你是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可又能怎么说呢?与我们一生,终其所解,又不得其解。雨下过了,坠入地面,蒸发成气体,而后接触云朵,周而复始。无人所知晓:它也曾与它所见过的世间万物有怎样的一场罗曼史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而于罗琎来讲,赖冠霖不过是一阵风,一场究其原因也不得善终依旧不肯醒的梦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紧紧相握却又抓不住的东西,就放了吧。苦苦纠缠,终不洒脱。你一定也有吧,那个想与之共生,但不小心将他弄丢。那个人,来过,你爱过。那个人,离开,你念过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相遇本是个意外,却让罗琎这种自诩聪明的人,陷入那个人的温柔乡。




相信我下一章罐罐就出来了!

穿堂风

人生第一篇在这里写的文字sa~

罐你哦!

楔子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暖风微醺,天刚好晴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雨后的空气没有想象中的清新,地上布满了与天空繁星相称的,被秋雨打湿了,被树抛弃的遗男——枯叶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明亮透光房间中的书柜上,有一个小小的角落,那里有一本格格不入的书——《神探弗洛伊德》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好像很多年前,是有这么一件事,这么一个人,他轰轰烈烈地来了,不声不响地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似一阵穿堂风,乱过罗琎心神。





文笔不好,望见谅!